为什么谭嗣同说 : 幸而中国兵之不强也?

正因为《仁学》直球辱清,大骂爱新觉罗是”贱类异种”,康有为1899年在日本看到首次出版的《仁学》后才吓得肝颤,要编辑梁启超赶紧毁去。

而且谭嗣同并不止在未发表的《仁学》中提出此观点,在他之前写给师长的私人信件中也是这个观点,可以看出谭发自内心的感叹“幸而中国之兵不强也”哪里是故作惊人语,这是想用私人信件震惊师长吗?

他之所以得出这种结论是因为几件事:

1、钱尺岑的亲身经历:钱在魏光涛部效力,据他说沈阳大饥荒,流民进入山海关乞讨,每天有千百人饿死,钦差和地方官都不救济,反而是日军救济,于是灾民跑去日方那里了。

2、邓增所部在甘肃时把上万投降的老弱妇孺甚至婴儿都杀了,魏军来了后把这事汇报为战绩,纷纷加官进爵。这一行为把钱尺岑气跑了,而主稿请功的两个幕僚疑似被灭口。

3、谭嗣同自己游历南京时,听闻湘军残酷屠戮南京城,遗恨至今。

因此谭嗣同得出“幸而中国兵之不强也……故西人之压制中国者,实上天仁爱之心使之也”的结论。谭嗣同是一品大员之子,家境不错,之所以得出这种结论,类似伊文斯看到老乡毁林灭燕受了点刺激。而文中“幸而不强”的中国更近乎于“清国”。

当然在信件中,谭嗣同的说法还是很克制的,不至于公然提出大逆不道的主张,在《仁学》里就真放开了,啥都敢说:

爱新觉罗诸贱类异种,亦得恁陵乎蛮野凶杀之性气以窃中国,及既窃之,即以所从窃之法遏制其主人……挟持素所不识之孔教,以压制素所不知之中国矣,而中国犹奉之如天,而不知其罪!

以华人比牧场之水草,宁与之同为齑粉,而贻其利于人,终不令我所咀嚼者抗我。……决不肯假民以自为战守之权,且曰:“宁为怀愍徽钦,而决不令汉人得志。”固明明宣之语言,华人宁不闻而知之耶?乃犹道路以目,相顾而莫敢先发,曰畏祸也。

谭嗣同此次北行历时七个月,遍访中国各地,还参观了动植物化石,有了世间万物都在进化,不进则退的认识。所以他后来写《仁学》时说中国已经退化成野蛮人,如不变法,继续下去会退化成猪狗,蚌蛙乃至无人沙漠云云。

至于其不时提及的“兴兵强军”,是要兴什么兵,强什么军,也就意味深长了。谭嗣同的确有极为愤懑的爱国之情,只不过爱的是哪个国,打算怎么“爱国”就不好说了,反正他去北京前都联系哥老会了。

谭嗣同这人其实也挺有心机,他伪造了一封断绝父子关系的信,帮自己的父亲摆脱了祸事。除了诸多无君无父之言,谭嗣同还有其他惊人之语,

图片[1]-为什么谭嗣同说 : 幸而中国兵之不强也?-人文百科

比如提出把蒙、疆、藏、青这类“大而寒瘠,毫无利于中国”的土地全卖了,销售对象是英国和俄国,大概500多万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200两,总售价10亿两。

卖了这500万平方公里土地,变法的资金就有了。活脱一个“超级阿拉斯加计划”。谭嗣同预计英俄两国互为掣肘,消化这5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怎么也需要10年时间,10年后中国变法就成功了,这不挺好!

其实从谭的建议也可以侧面看出为什么清国会有“岸防”和“塞防”之争,其思维方式和现代人颇为不同。在谭嗣同这类部分内地人看来……

图片[2]-为什么谭嗣同说 : 幸而中国兵之不强也?-人文百科

谭嗣同远比教科书中那个变法失败一心求死,“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形象复杂的的多。

最后补充一下,谭嗣同爱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呢?

根据谭书中记录,他追求的是一个没有满洲专Zh君主的汉人政权,彻底废除2000年来破坏民权、巩固皇权的秦政,修正已经被君主利用、异化的儒学,实行人(仁)道主义,止杀慎杀。全面学习西方技术和制度,不能再搞中体西用那一套,甚至干脆直接以西方为尊,乃至采取一些宗教盲从的方式,只有这样才能像西方一样进化。为动摇君主可以结交哥老会以及江湖人士“以备有变”。

从其对出售边疆毫不在意可以看出看出,谭嗣同对未来“中国”的定义是很狭窄的,中国=汉地,属于极早期革命者的思维方式。其爱的“国”既不是清国,也不是1911-1949年动荡后重新定义的共和国。

刚开始接触民族主义的革命者就这个水平,就不要教他们爱清国或者爱共和国了。前者其实是他们的仇敌,后者还没出生。

出处:

为什么谭嗣同说 : 幸亏中国的军力不强?难道他不爱国吗? – 北风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7051108/answer/2553948893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