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的理想国

图片[1]-柏拉图的理想国-人文百科

从公元前431年到公元前404年,伯罗奔尼撒战争使两个敌对的帝国为争夺霸权进行着激烈的争斗。好战的斯巴达为控制希腊世界,而与雅典发生了冲突。当斯巴达占领了雅典(公元前404)后,任命了一个由该城邦国的主要人物组成的小组来管理它的事物。以三十僭主著称的这些统治者,作为斯巴达的政治支柱为之效劳,并在其主子的庇护下开始了短命的恐怖统治。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三十僭主中的两个人竟是柏拉图的叔父(编按:实际上有两个苏格拉的学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雅典很多人被处死(编按:据亚里士多德等说1500人)。但是,持续不断的反抗和傀儡政府的无能使社会秩序不能维持。斯巴达在国王利西斯特拉特斯执政时期,撤销了对雅典的保护。柏拉图的叔父也在这场斗争中断送了生命。

恢复了活力的雅典人,面对支持斯巴达的势力,通过辩解和澄清,识别出一个替罪羊。三十个暴君中柏拉图的叔父受到苏格拉底的指教。这位哲学家因败坏了城邦的荣誉而受到指责。无论从哪一种角度上看,苏格拉底选择了比放弃自由思想和言论的权力更为恶毒的一招。

看来不可能把柏拉图的思想从战争的风暴、他固有的阶级地位和苏格拉底的死分开。这位老师确信,真理和善是可以辨别的,这一能力依赖于知识。柏拉图试图发展关于社会的理论。在这个典型的人类社会中,没有出现像他生活前15年中政治堕落的那种情况。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柏拉图提出的关于社会的看法,是建立在他看来必然原因的基础上。在某些重要的方面,理想国都是建立在社会不平等的前提上。

柏拉图的早期著作,采用一系列对话的方式,致力于展现苏格拉底的品格。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后者关于完善的人性和民主的社会秩序的概念被柏拉图在《理想国》所放弃。在他的观点看来,民众就是借着民主的幌子,把苏格拉底送上断头台,理想的社会将不重复虚伪平等的错误。后来,在《理想国》里,他写道:“智者领导和统治,而愚者听从。”

首先,柏拉图的想象所展现的理想社会是理想的领袖为首的社会。它是这样的国家,在这个国家里哲学家不是被误解的对象和被藐视的象牙塔,而是政治权力的执掌者。他的兴趣超出了苏格拉底对话的内容或对社会和物质世界的理解。对于柏拉图来说,没有制度化的保证对智者的爱戴是没有意义的。他的建议是,哲学家应当做的更多的是改造世界而不是理解世界。哲学家的目的应当是统治它。

柏拉图详细发展了关于社会的理论,但他的国家是建立在两个主要假设上面。对柏拉图来说,关于社会秩序的这些概念是如此合情合理,令人折服,为人们的共同经验所验证,致使没有一个明智的人对它们产生疑问。我们将展示这些思想在他的正式理论中是怎样交织在一起的,那些奠定秩序论社会学理论基础的假设还需要交待。

柏拉图的第一个假设可以表述为关于有机体的比喻。我们这里所说的有机体是指,他把社会看作是类似于自然界生物一样的各种成分之间必然的和复杂的相互关系。在他那个时代提出这些思想并不奇怪,柏拉图试图把灵魂和肉体、个人和社会、理智和政治秩序这些概念统一起来。他论证道,人的体力、运动和方向都来自灵魂,而灵魂的力量则来自智慧、正义、勇敢与和谐。他还进一步指出,人是社会的一部分,整体的利益位于个人的需要之上。最后,在柏拉图的统一图景中,国家作为一个有机体乃是体现了智慧的最高统治权力。因此,个人的伦理观不能脱离社会政治。统一、真理、美和善对于个人来说既是一般的概念,又是道德体系,而对社会秩序来说都是价值观的基础。

尽管柏拉图派具有许多成员,但他们的创造活动不全一祥。柏拉图的第二个假设,是说人在其能力上具有天生的和根本的差别,这个假设在他关于社会的正式理论中起着突出作用。根据这一假设,他构建了等级制的劳动分工制度和社会制度,反映自然的统治秩序。

柏拉图的国家代表一种理想社会,在这个社会中,灵魂的优先地位在分层体系中被加以制度化。上述的这种自然观被看作是维持理想社会所必需的。位于最上层的统治者,其职能是学习、积累和传递知识。具体地讲,他们应当被看作是教师和哲学家。实际上,柏拉图向往的是这样一种秩序,在这种秩序下国王终是哲学家,哲学家也终是国王。通常,他们都受过最好的高等教育。在这个国家里,智慧被推崇为最高的美德。

位于统治者之下的阶级负有服务于政治活动、包括军事活动的义务。他们是所谓的从属阶级,面对艰险而勇敢行动。手工业者属于最低的一个等级。作为工人,这些成员应当生产供养社会的物质基础。

理智被认为是稀少的,它只集中在少数人那里。但是,柏拉图在《理想国》用设想了早期的天才教育。也就是说,一个人刚生下来时并不能识别最好和最辉煌的东西。确切地说,应当为精英上升到宝塔这一顶端提供机会。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提出供教育和政治机构接近的方法,承认妇女作为公民的权利,消除巨富和赤贫的两个极端,并要求统治者共同拥有资产、配偶和孩子。柏拉图大概是最早提出机会平等替代结果平等的思想家之一。

对于柏拉图来说,一个社会只有沿着这些路线组织起来才存在于和谐之中。每一个等级层都应当履行其相应的职能。只有这样做,社会的幸福才能得到保证。只有通过团结宗派,不和才能避免。柏拉图在晚期著作《法律篇》中写道:“你是为整体而被创造的,而不是整体为了你创造的。”这对于说明柏拉图为什么没有为多数人的权利或个人的权利作辩护这样一点是至关重要的。相反,作为实在的社会秩序即整体的幸福于该秩序下的人们的权利或利益之上。

在《理想国》里,柏拉图对于下层人没有统治能力说得很明白。其次,如果国王或统治者的统治缺乏理智,那么,他将不再是哲学家。随着统治的堕落,统治将转到寄生虫手中,他们不能广泛地和公正地利用其统治。很明显,柏拉图不是政治的民主理论支持者。

可见,柏拉图所说的社会是对明显的社会等级制度的衰落和瓦解所作的解答,是建立在应予肯定的劳动分工基础上的合情合理的秩序。恢复美好的过去,对于未来的统治者(理想的哲学家一国王)避免混乱时代出现的坎坷是极为重要的。柏拉图认为,变革的力量通常是破坏性的。不管变革具体表现为关于错误的民主观念、人口的增加和集中、还是文化的冲突,其结果都是防不胜防的社会解体。然而,在所有这些不安的因素中,统治阶级的堕落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